2018 年 12 月 1 日,H 公司長公主被楓葉國逮捕,“罪名”多達 23 項,包括金融欺詐、和 YL“貿易往來”等。之后,H 公司變成了北美大國與東亞大國談判中的籌碼,以加大對 H 公司等一批企業的制裁力度逼迫東亞大國讓步。最近,北美大國又一次加大制裁力度。同時,楓葉國法院認定長公主符合“雙重犯罪”標準。

 

在這種情形,是委曲求全,還是破而后立?

 

 

對于 H 公司來說,有三條路。

 

第一條路是 Z 公司之前走過的路,認罰和解。

 

從 Z 公司的例子看,只要不再出現被北美認為是“違規”的事情,公司是活下來了,而且隨著國家發力 5G 建設,Z 公司處于悶聲發財的階段。

 

不過,H 公司選擇這條路的可能性非常低,一方面是之前的沸騰體宣傳調子起的太高,什么打不死之類的,把輿論的希望值托的太高,而且之前硬抗舉措使北美升級制裁,260 多家單位都因此被列入黑名單,在把 Gov 和 260 多家單位拖下水的情況下,再去和解認罰既打 Gov 的臉,又傷害全民人民的感情。

 

何況涉事的是長公主,且一旦長公主被北美大國認定有罪,那么,教主也可能因為此前的背書行為而被認定為不誠信,甚至是被認定作偽證。由于牽連人員過于核心,不能像波蘭那位員工那樣以“員工個人行為”甩鍋。除非 H 公司創始人愿意犧牲自己和長公主,否則和解認罪這條路的可能性很低。

 

 

第二條路是破而后立,拆分重組。

 

這里聲明一點,網絡上把 H 公司=神州的宣傳是站不住腳的值得商榷的,我們可以為了神州犧牲 H 公司,但不能反過來,為了 H 公司去犧牲神州,把 H 公司凌駕與整個神州和全體人民之上,綁架整個神州給 H 公司搽屁股。

 

鐵流認為,H 公司最寶貴的不是公司的招牌,而是這家公司的員工,正如偉人說的“存人失地,人地皆存,存地失人,人地皆失”,只要人繼續在國內工作,最寶貴的財富就保留下來了。

 

有人擔心 H 公司拆分后人才流失,但這完全是偽命題。

 

首先,拆分后的 H 公司依然保持原有的業務,只不過原來的終端業務變成單獨一個公司,云計算業務變成一個公司,HS 半導體從子公司變成獨立公司,運營商業務變成獨立一個公司等等。只不過沒有了 H 公司這個招牌,其他的該干啥干啥。

 

即便北美大國要搞穿透審查,也是有應對策略的。

 

因為 H 公司在國內的業務基本都有替代者,一些業務還被競爭對手打的很狼狽,比如云計算。

 

那些競爭對手可以購買 H 公司專利,或招聘這些人才,比如中興、大唐買走通信基站業務相關的技術和人才,烽火、新華三、銳捷消化掉 H 公司網絡設備業務,OVM 消化掉 H 公司手機業務,展銳消化掉 H 公司手機芯片業務,浪潮、聯想、曙光、新華三、寶德消化掉 H 公司服務器業務 ...... 當然,云計算業務是阿里的手下敗將,估計阿里不會收。

 

正如 America 當年仙童半導體衰弱了,但在仙童的殘軀上,站起來的是 Intel、AMD 等一批巨頭。由于中國市場(4G 基站占全球比例 70%以上,5G 占比會更加極端)和政策扶持,即便 H 公司的招牌沒有了,也會成長出新的通信大廠,因為東亞大國擁有誕生這類公司的土壤。

 

拆分還有一個好處,那就是反壟斷,使市場有序競爭,避免個別大公司利用體量優勢搞不正當競爭。

 

當下,一些大公司在 A 行業獲得壟斷地位后,汲取高額利潤,然后在 B 行業采用低價傾銷、高薪挖人手段燒錢擴張,在壟斷 B 行業后就漲價,然后在 C 行業擴展。

 

這種做法會導致大公司所過之處寸草不生,不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和技術進步,反而會因為壟斷導致僵化,遏制技術進步,消費者也無法得到實惠。

 

北美大國針對這種情況,往往采用國家力量進行反壟斷。

 

如果主動進行拆分,可以有效釋放國內 ICT 行業活力,給眾多中小公司發展壯大機會。

 

至于一些人擔憂的人才流失海外,這完全是杞人憂天。

 

當下,東亞大國通信人才是過剩的,甚至全球都是過剩的,諾基亞、愛立信都在裁員或者重組,壓根就不需要從東亞大國挖人才,即便挖人,把工程師拖家帶口的帶到北美,成本太高,經濟上劃不來,還不如招募本土人才。何況現在北美疫情大流行,即便北美開出超高薪,那也要有命花才行啊。

 

不過,分拆重組這條路很傷 Gov 的面子,畢竟打狗還要看主人,何況東亞大國是五常之一。對于 H 公司的管理層而言是滅頂之災,嚴重損害 H 公司高管的利益,因此分拆破而后立這條路的可能性也比較低。

 

最有可能的路線就是以前走過的路,由雙方家長出面談,東亞大國再簽署一個滿紙 China should 的協議,換取北美大國對 H 公司的短期寬限。

 

這條路線雖然要虧掉很多“里子”,但可以保住面子。最大的問題就在于很容易演變成“今日割五城,明日割十城”,把制裁 H 公司變成川普政府要挾東亞大國的法寶,把制裁 H 公司變成川普的提款機。

 

如何化解這次危機,并一勞永逸的形成預防類似事件的長效機制,就考研上位者的政治智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