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非網 4 月 29 日訊,據國外媒體報道,在天文學家熱切期盼薇拉·C·魯賓天文臺啟用的同時,焦急的操作人員已經進行了測試,試圖了解當近地軌道上擠滿了類似于 SpaceX“星鏈”衛星的情況下,該望遠鏡的工作效果如何。不出所料,結果并不是很好。

 

今年 1 月,正在智利建設的大型綜合巡天望遠鏡(LSST)宣布更名為“國家科學基金會薇拉·魯賓天文臺”,以提供暗物質存在重要證據的美國天文物理學家薇拉·魯賓(Vera C。 Rubin)命名。魯賓天文臺項目科學團隊的最新研究表明,一個由 42000 顆衛星組成的巨型衛星群將會嚴重破壞 LSST 的觀測。按計劃,LSST 項目于 2021 年年底開始,2032 年結束。

 

 

根據這項研究,近三分之一的 LSST 圖像預計都將包含至少一條衛星軌跡,而對于在黃昏或黎明拍攝的圖像,幾乎都將包含至少一條衛星軌跡。研究團隊預計,如果不采取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,這個項目未來將不得不額外增加 4 年的工作時長。

 

天文學家與衛星打交道已經有幾十年了,但是項目科學團隊預計,在未來幾年將會有大量的新衛星涌入天空。以 SpaceX 公司為例,自 2019 年 5 月以來,該公司已經進行了 5 次“星鏈”發射,將 300 顆衛星送入近地軌道(LEO)。但這只是一小部分,這家由伊隆·馬斯克領導的公司希望在本世紀 20 年代中期向近地軌道發射 42000 顆星鏈衛星。包括亞馬遜、OneWeb 和三星在內的競爭對手勢必也會有大動作,專家預測,到本世紀 30 年代,近地軌道衛星的數量將達到 5 萬顆以上。

 

另一個影響天文學觀測的問題與這些衛星的部署方式有關。星鏈衛星最初會進入 290 公里的軌道高度,然后上升到距地球表面 550 公里的運行軌道(實際上仍然很低,因為可以用肉眼看到)。然而,在這個過程的早期階段,這些衛星會產生標志性的“空中火車效應”。以每月兩列的速度發射,這些星鏈“衛星列車”如今已經成為夜空中半固定的存在。

 

研究人員預計,低軌道衛星的亮度將使天文圖像飽和,產生殘留的視覺信號,迫使科學家直接放棄這些圖像。根據科學團隊的新研究,由于這些圖像的質量可能會非常差,以至于長達 10 年的巡天調查還需要再增加 4 年時間才能彌補損失。

 

另一方面,星鏈衛星群也會干擾其他研究,比如探測不明小行星,以及暗物質研究等相關的宇宙學工作。

 

最近在夏威夷召開的美國天文學會會議上,天文學家們對這類問題進行了討論。魯賓天文臺的團隊很自然地將他們的擔憂傳達給了 SpaceX 公司,兩家機構正在合作尋找解決方案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馬斯克在不久前表示,星鏈衛星給天文學帶來的問題將是“0”,似乎一切都已經解決。據《福布斯》雜志報道,馬斯克當時是在一個衛星會議上說這番話的,他表示,公司將“在高于 0 的情況下采取糾正措施”。最好他是認真的,畢竟科學還是應該先于利潤。